咸鱼——枫叶糖☆

↑头像来自狐妖太太↑
这里学生党一个!
喜欢画画,语C和码文【划掉】
超级喜欢作死与精分
一条懒成摊的咸鱼XD
腐女萌新【划掉】
真的是个混的圈超多却一直没有贡献的咸鱼!
很喜欢和大家聊天w!
喜欢刀子与碎玻璃渣!
哦!其实我真的很想产粮!但我的手!不!它放了下来!!!
如果哪天我真的产了什么粮请务必打爆我XD

GZtale和Epic tale都坑了啊……亲妈们辛苦了www!!!!!先好好休息吧……
期待以后有关他们的小图吧,虽然正片不可能有了……

两个超喜欢的AU都坑了啊!!!!!!!我的人生意义何在啊!!!!!!!【捶地】
我有个大胆的想法:在有生之年,亲妈们能够重新填上坑【睡吧梦里啥都有】

当一个咸鱼使偶自豪!!!!
下定决心翻个面,发点咸绘!
p1是ausanstale的frisk!
p2是枫亭太太的文改漫!完全没有画出感觉qwq!!
p3是沙雕漫,有关ausanstale中geno对邻居fell的评价
geno【大忽悠】:fell打你是因为关心你
blue:原来是这样吗!!fell先生对我们好关心!
frisk:我觉得这不可信。

日常要开坑不填坑……而我又特别懒……好佩服lof上每天能肝好几千甚至几万字的神仙啊……作者什么的也好厉害……
懒人无法活下去系列x

【嘉金】天黑啦,可以让我做你的光吗【上】

群里介绍产物
内容跟标题完全不搭。
人物大写OOC……
婴幼儿文笔(´◔◡◔`)
剧情很迷,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……
可能会有后续??!
【可是我太懒了可能不会把后续码出来——噗】
以上OK的话……

金反应过来自己迷路时,天已经快黑了。
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叶子,透过树的缝隙撒在地上。金坐在石头上,而夕阳也渡在了他的发梢边上。自由之森的这块区域四季如春,没有什么萧条的景象,经过夕阳的照射,反而有点童话的意味。
而金可没心情欣赏美景。
他正苦恼的挠着头,想着怎么和大家汇合。
——————四个小时以前
凹凸大赛进入了淘汰赛,气氛有些凝重感,而大厅也显得有些安静。裁判长正在宣布新的赛制规定。
“恭喜各位选手进入淘汰赛。本次淘汰赛的规定有变。在自由之森区域,信号已经消失,所以大家无法使用终端系统。”
“只有积分系统可以按时刷新,所以,各位参赛者无需担心积分问题。”
之后说了什么,金记不太清了。
“反正还有大家嘛”
但是,当金的四人小队刷积分时,金发现了一个级别蛮高的怪,就一溜烟追上去了。
结果,金跟着它,脱离了队伍,当他打败怪赚取了积分时,发现自己找不到大家了。
其他人这边也很着急,也找过金。但是,他们碰上了——
嘉德罗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嘉德罗斯抽出棍子,直指格瑞:
“格瑞,来打一架吧。”
与战场隔了一个草丛的紫堂幻与凯莉表示绝望。
“我觉得我们该撤。”
“说的好。”
“金怎么办?”
“……金啊,逃的时候顺便找找吧……”

于是,他们就蹑手蹑脚的,从战场溜了出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嘉德罗斯当然瞥见了那两个逃走的人。但他可懒得去干掉虫子。
雷德和祖玛去监视雷狮海盗团的行踪了,所以也没法让他们去。
啧,虫子就是虫子,又烦又多。
“格瑞,这次怎么没看到你那个蠢朋友啊?”
挑衅的话语出口,毫不意外看到格瑞的表情有了微微的变化。
有趣,那个叫金的家伙。
只有他能让格瑞露出这种表情。
“不会是死了吧?”
把棍子抗到了肩上,眯起了眼睛。
格瑞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什么过激反应——
“金,在这里失踪了。”
……
失踪?在这个森林里?
那可不妙啊。
“那我可更不能让你走了,格瑞。那个虫子,能通过预赛,只能是侥幸,你早就该舍弃那种家伙。”
嘴上是这么说了,心里却感到了慌乱。
那个……叫金的虫子,在这里可能会死。
想到这个,心里就猛的一沉。
他任然记得那个早晨,那个家伙从船上掉下来的情景。
阳光刚好撒在了发梢上,整个人在那种烟尘弥漫的天空中格外显眼。那蓝色的双眸中充满了慌乱,竟然还有一丝惊喜。但显然不是对着自己的。
……
被打到地上还能笑那么开心,是被打傻了吗。
除了雷德和祖玛,还没人能这么真诚的对自己笑过。

“现在我没时间和你打,嘉德罗斯。”
格瑞警惕了起来,寻找着逃跑的机会。烈斩握在他的手中,防备着我突然袭击。
“就为了那个渣——渣?”
“你真令我失望,格瑞。那种渣渣,死就死了吧。”
“你根本什么都不懂。”
……什么啊。
格瑞趁我愣的那一刻,向左一迈,飞快的窜到了树丛中。
啧。
我皱了皱眉,再次把棍子抗到肩上,离开了那里。
如果要找,我应该能找到。
但现在……
我要找的,不是格瑞。
是那个,叫金的家伙。
他曾经听雷德说过,决赛的最后一天,那个叫金的家伙,打败了拥有百人之力的鬼狐天冲。
明明只是个渣渣。
哼,有趣。
找到你后,就让我来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吧。
渣渣。【未完待续】




关注嘉金这么久终于吐出来点文了!!!
文笔超差什么的不管了!
我总是很懒……q

超渣手绘……
啊啊啊完全画不出安莉洁万分之一的可爱!(`Д´*)
总之是献给可爱的安莉洁的~

负面·正面

昴自白负面向
全员向~
私心有
OOC属于我
幼儿园文笔orz
以上都OK的话……
go!【以及新人第一次发文orz】



我坐在宅邸的窗台前,看着漆黑如墨的夜。星星寥寥无几。今天是多云,能有星星就不错了。
我努力辨识着星座,却发现自己一个也认不出来。以前的自己看星空,连星座在哪里,什么样子都背的滚瓜烂熟,可现在呢?
异世界,没有自己认识的星星。
这就像是失去了最亲密的好友一样。
啊,朋友的话,在一起那个世界,自己是没有的吧。
自己勾起嘴角,自嘲的笑了笑。
小学的时候,自己明明那么努力了,就是为了不给那样优秀的父亲丢脸,自己也确实做到了。朋友的确也有。
渐渐的,自己再也不是跑的最快的那个了,考试也不是第一名的那个孩子了。
究竟哪里搞错了呢?
自己很不明白。
对,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!
可是,初中的时候,我才真正认识到了——
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。
过大的压力压在自己身上,喘不过气来。
高中时,自己终于是放弃了。
……父母没有说什么。会不会是自己的平庸,让父母也放弃了呢?
到了异世界后,也是到处碰瓷。
跌跌撞撞什么也不会,反而让美少女救了。
当自己看到她出现在街道时,自己仿佛看到了迎接自己的太阳。
是……天使吧?
后来,她一系列的老好人行为,更让自己确定了这一点。
可是呢,无能就是无能呐。
自己没有保护好,那个叫艾米莉娅的孩子。
自己反而死掉了,还……被她忘记了。
为什么呢?
是因为自己的无力吧。
死了那么多次,受了那么多伤,终究是换来了她的笑脸和名字。
——真是,值了啊。
自己那时候这么想了。
到了宅邸后,仿佛一切都是顺利的,自己的关系明明处的也不错,明明马上就要被认可了呐。
自己却死掉了。
没有任何理由。
自己永远忘不掉,那天早上,蕾姆和拉姆看着自己的眼神。
——是对陌生人的眼神。
为什么?为什么?
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错!
为什么!全部都不记得了啊!!!!
约定也……

而三周目,蕾姆的眼神和话语,像一把刀子一样插在自己的胸口。
“蕾姆,不记得了。”
明明那时候……
……为什么。
到了第四周目的时候,明明都躲过去了。
可是蕾姆为什么也死了呢?

……
忘不了啊。
拉姆当时的眼神和话语。
“绝对要杀了你!!!!”
……最后的自己,终于是做到了呢。
真好。

王选的时候,自己的话都是真心的,不想却造成了决裂。
别人一次又一次死掉,自己无能为力。想做什么结果被一次次骗取信任。
可是,蕾姆在那种,大家都不相信自己的时候,那么的帮助了自己,并且对那样颓废的自己,说了这样的话——
“蕾姆,一直相信昴君。”
“昴君是蕾姆的英雄。”
——自己明明没做什么。

后来的白鲸讨伐以及怠惰讨伐,总算是成功了。
——拿死亡换来的。

而圣域的时候,加菲尔那坚决的态度以及艾尔莎,大兔,让自己焦头烂额。
更不用说,那些试炼了。
自己永远忘不了,自己死亡后的世界的大家的反应。
——自己,真是有罪呢。觉得自己死了就好,没想到大家会这样的。
——自己有资格被爱吗?
圣域的那种绝望感,自己刻骨铭心。
……那时候,真是多亏了奥托啊。不然的话,自己可能走不出去了吧。
不过,总算是,拯救了加菲尔和碧翠子吧?

自己这么想着,跳下了窗台。
自己,为什么会成为英雄?
在普利斯泰拉的时候,自己竟然被所以人表扬了呢。
想想真是羞耻啊!
不过……那时候,
尤里乌斯,莱茵哈鲁特,以及威尔海姆桑,那样的表扬了自己吧?
明明,是他们更好的。有那么先天与后天的优势,他们才是英雄吧?
自己不过是,有了重来的机会罢了。
还那么懦弱的,让艾米莉娅被拐走了。
要不是有大家,大罪司教才不会败吧?
……果然,最讨厌自己了呢。

……不知不觉来到这里了呢。
我看到,自己身处的,是罗兹瓦尔的庭院。
在这里,自己有好的回忆,也有灰暗的回忆。
正在自己感慨的时候,树旁有个身影。
“谁?”
自己大喝一声,警惕了起来。
“……是我。”
来者慢慢的,从阴影中走了出来。
华丽的洋装,精致的面孔。
“碧翠子?”
自己的心放了下来。
真是的,自己什么时候成这样了。
“你怎么还不睡啊?小孩子晚睡会有黑眼圈,并且长不高哦~”
自己打趣着,摸了摸碧翠丝的头。
触感真是very good!

出乎意料的,没有闪躲呢。
“贝蒂怎么样可不关昴的是吧?而且比起贝蒂 ,昴怎么还不睡。”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“那样的话,贝蒂可就不走了哦,禁书库已经修好了,所以昴没有办法再管贝蒂的起居了呢。”
“……拿你没办法。”
“……所以, 昴在想什么。”
“……一些,以前的事罢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昴,如果不开心的话,其实可以找贝蒂来谈谈心的。”
“……”
“昴以前怎么样,可不关贝蒂的事。”
碧翠丝说着,牵住了我的手。
“但现在,昴是贝蒂的契约者,自然就关贝蒂的事了。”
碧翠丝说着,别扭的转过了头。
……哇,真可爱呢
“那么,就拜托碧翠子听我大倒苦水咯!”
“……昴是笨蛋。”
“哎?!”

啊,天晴了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