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——枫叶糖☆

↑头像来自狐妖太太↑
这里学生党一个!
喜欢画画,语C和码文【划掉】
超级喜欢作死与精分
一条懒成摊的咸鱼XD
腐女萌新【划掉】
真的是个混的圈超多却一直没有贡献的咸鱼!
很喜欢和大家聊天w!
喜欢刀子与碎玻璃渣!
哦!其实我真的很想产粮!但我的手!不!它放了下来!!!
如果哪天我真的产了什么粮请务必打爆我XD

【嘉金】天黑啦,可以让我做你的光吗【上】

群里介绍产物
内容跟标题完全不搭。
人物大写OOC……
婴幼儿文笔(´◔◡◔`)
剧情很迷,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……
可能会有后续??!
【可是我太懒了可能不会把后续码出来——噗】
以上OK的话……

金反应过来自己迷路时,天已经快黑了。
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叶子,透过树的缝隙撒在地上。金坐在石头上,而夕阳也渡在了他的发梢边上。自由之森的这块区域四季如春,没有什么萧条的景象,经过夕阳的照射,反而有点童话的意味。
而金可没心情欣赏美景。
他正苦恼的挠着头,想着怎么和大家汇合。
——————四个小时以前
凹凸大赛进入了淘汰赛,气氛有些凝重感,而大厅也显得有些安静。裁判长正在宣布新的赛制规定。
“恭喜各位选手进入淘汰赛。本次淘汰赛的规定有变。在自由之森区域,信号已经消失,所以大家无法使用终端系统。”
“只有积分系统可以按时刷新,所以,各位参赛者无需担心积分问题。”
之后说了什么,金记不太清了。
“反正还有大家嘛”
但是,当金的四人小队刷积分时,金发现了一个级别蛮高的怪,就一溜烟追上去了。
结果,金跟着它,脱离了队伍,当他打败怪赚取了积分时,发现自己找不到大家了。
其他人这边也很着急,也找过金。但是,他们碰上了——
嘉德罗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嘉德罗斯抽出棍子,直指格瑞:
“格瑞,来打一架吧。”
与战场隔了一个草丛的紫堂幻与凯莉表示绝望。
“我觉得我们该撤。”
“说的好。”
“金怎么办?”
“……金啊,逃的时候顺便找找吧……”

于是,他们就蹑手蹑脚的,从战场溜了出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嘉德罗斯当然瞥见了那两个逃走的人。但他可懒得去干掉虫子。
雷德和祖玛去监视雷狮海盗团的行踪了,所以也没法让他们去。
啧,虫子就是虫子,又烦又多。
“格瑞,这次怎么没看到你那个蠢朋友啊?”
挑衅的话语出口,毫不意外看到格瑞的表情有了微微的变化。
有趣,那个叫金的家伙。
只有他能让格瑞露出这种表情。
“不会是死了吧?”
把棍子抗到了肩上,眯起了眼睛。
格瑞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什么过激反应——
“金,在这里失踪了。”
……
失踪?在这个森林里?
那可不妙啊。
“那我可更不能让你走了,格瑞。那个虫子,能通过预赛,只能是侥幸,你早就该舍弃那种家伙。”
嘴上是这么说了,心里却感到了慌乱。
那个……叫金的虫子,在这里可能会死。
想到这个,心里就猛的一沉。
他任然记得那个早晨,那个家伙从船上掉下来的情景。
阳光刚好撒在了发梢上,整个人在那种烟尘弥漫的天空中格外显眼。那蓝色的双眸中充满了慌乱,竟然还有一丝惊喜。但显然不是对着自己的。
……
被打到地上还能笑那么开心,是被打傻了吗。
除了雷德和祖玛,还没人能这么真诚的对自己笑过。

“现在我没时间和你打,嘉德罗斯。”
格瑞警惕了起来,寻找着逃跑的机会。烈斩握在他的手中,防备着我突然袭击。
“就为了那个渣——渣?”
“你真令我失望,格瑞。那种渣渣,死就死了吧。”
“你根本什么都不懂。”
……什么啊。
格瑞趁我愣的那一刻,向左一迈,飞快的窜到了树丛中。
啧。
我皱了皱眉,再次把棍子抗到肩上,离开了那里。
如果要找,我应该能找到。
但现在……
我要找的,不是格瑞。
是那个,叫金的家伙。
他曾经听雷德说过,决赛的最后一天,那个叫金的家伙,打败了拥有百人之力的鬼狐天冲。
明明只是个渣渣。
哼,有趣。
找到你后,就让我来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吧。
渣渣。【未完待续】




关注嘉金这么久终于吐出来点文了!!!
文笔超差什么的不管了!
我总是很懒……q

评论(9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