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——枫叶糖☆

↑头像来自狐妖太太↑
这里学生党一个!
喜欢画画,语C和码文【划掉】
超级喜欢作死与精分
一条懒成摊的咸鱼XD
腐女萌新【划掉】
真的是个混的圈超多却一直没有贡献的咸鱼!
很喜欢和大家聊天w!
喜欢刀子与碎玻璃渣!
哦!其实我真的很想产粮!但我的手!不!它放了下来!!!
如果哪天我真的产了什么粮请务必打爆我XD

负面·正面

昴自白负面向
全员向~
私心有
OOC属于我
幼儿园文笔orz
以上都OK的话……
go!【以及新人第一次发文orz】



我坐在宅邸的窗台前,看着漆黑如墨的夜。星星寥寥无几。今天是多云,能有星星就不错了。
我努力辨识着星座,却发现自己一个也认不出来。以前的自己看星空,连星座在哪里,什么样子都背的滚瓜烂熟,可现在呢?
异世界,没有自己认识的星星。
这就像是失去了最亲密的好友一样。
啊,朋友的话,在一起那个世界,自己是没有的吧。
自己勾起嘴角,自嘲的笑了笑。
小学的时候,自己明明那么努力了,就是为了不给那样优秀的父亲丢脸,自己也确实做到了。朋友的确也有。
渐渐的,自己再也不是跑的最快的那个了,考试也不是第一名的那个孩子了。
究竟哪里搞错了呢?
自己很不明白。
对,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!
可是,初中的时候,我才真正认识到了——
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。
过大的压力压在自己身上,喘不过气来。
高中时,自己终于是放弃了。
……父母没有说什么。会不会是自己的平庸,让父母也放弃了呢?
到了异世界后,也是到处碰瓷。
跌跌撞撞什么也不会,反而让美少女救了。
当自己看到她出现在街道时,自己仿佛看到了迎接自己的太阳。
是……天使吧?
后来,她一系列的老好人行为,更让自己确定了这一点。
可是呢,无能就是无能呐。
自己没有保护好,那个叫艾米莉娅的孩子。
自己反而死掉了,还……被她忘记了。
为什么呢?
是因为自己的无力吧。
死了那么多次,受了那么多伤,终究是换来了她的笑脸和名字。
——真是,值了啊。
自己那时候这么想了。
到了宅邸后,仿佛一切都是顺利的,自己的关系明明处的也不错,明明马上就要被认可了呐。
自己却死掉了。
没有任何理由。
自己永远忘不掉,那天早上,蕾姆和拉姆看着自己的眼神。
——是对陌生人的眼神。
为什么?为什么?
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错!
为什么!全部都不记得了啊!!!!
约定也……

而三周目,蕾姆的眼神和话语,像一把刀子一样插在自己的胸口。
“蕾姆,不记得了。”
明明那时候……
……为什么。
到了第四周目的时候,明明都躲过去了。
可是蕾姆为什么也死了呢?

……
忘不了啊。
拉姆当时的眼神和话语。
“绝对要杀了你!!!!”
……最后的自己,终于是做到了呢。
真好。

王选的时候,自己的话都是真心的,不想却造成了决裂。
别人一次又一次死掉,自己无能为力。想做什么结果被一次次骗取信任。
可是,蕾姆在那种,大家都不相信自己的时候,那么的帮助了自己,并且对那样颓废的自己,说了这样的话——
“蕾姆,一直相信昴君。”
“昴君是蕾姆的英雄。”
——自己明明没做什么。

后来的白鲸讨伐以及怠惰讨伐,总算是成功了。
——拿死亡换来的。

而圣域的时候,加菲尔那坚决的态度以及艾尔莎,大兔,让自己焦头烂额。
更不用说,那些试炼了。
自己永远忘不了,自己死亡后的世界的大家的反应。
——自己,真是有罪呢。觉得自己死了就好,没想到大家会这样的。
——自己有资格被爱吗?
圣域的那种绝望感,自己刻骨铭心。
……那时候,真是多亏了奥托啊。不然的话,自己可能走不出去了吧。
不过,总算是,拯救了加菲尔和碧翠子吧?

自己这么想着,跳下了窗台。
自己,为什么会成为英雄?
在普利斯泰拉的时候,自己竟然被所以人表扬了呢。
想想真是羞耻啊!
不过……那时候,
尤里乌斯,莱茵哈鲁特,以及威尔海姆桑,那样的表扬了自己吧?
明明,是他们更好的。有那么先天与后天的优势,他们才是英雄吧?
自己不过是,有了重来的机会罢了。
还那么懦弱的,让艾米莉娅被拐走了。
要不是有大家,大罪司教才不会败吧?
……果然,最讨厌自己了呢。

……不知不觉来到这里了呢。
我看到,自己身处的,是罗兹瓦尔的庭院。
在这里,自己有好的回忆,也有灰暗的回忆。
正在自己感慨的时候,树旁有个身影。
“谁?”
自己大喝一声,警惕了起来。
“……是我。”
来者慢慢的,从阴影中走了出来。
华丽的洋装,精致的面孔。
“碧翠子?”
自己的心放了下来。
真是的,自己什么时候成这样了。
“你怎么还不睡啊?小孩子晚睡会有黑眼圈,并且长不高哦~”
自己打趣着,摸了摸碧翠丝的头。
触感真是very good!

出乎意料的,没有闪躲呢。
“贝蒂怎么样可不关昴的是吧?而且比起贝蒂 ,昴怎么还不睡。”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“那样的话,贝蒂可就不走了哦,禁书库已经修好了,所以昴没有办法再管贝蒂的起居了呢。”
“……拿你没办法。”
“……所以, 昴在想什么。”
“……一些,以前的事罢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昴,如果不开心的话,其实可以找贝蒂来谈谈心的。”
“……”
“昴以前怎么样,可不关贝蒂的事。”
碧翠丝说着,牵住了我的手。
“但现在,昴是贝蒂的契约者,自然就关贝蒂的事了。”
碧翠丝说着,别扭的转过了头。
……哇,真可爱呢
“那么,就拜托碧翠子听我大倒苦水咯!”
“……昴是笨蛋。”
“哎?!”

啊,天晴了呢。